文章正文

痛…他离婚了,但是却娶了别人!

来源:网络     548 views

我曾经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了他身上,当他的事业逐渐顺利发展时,我想从这段关系中得到更多的东西,但他却不肯付出更多。

泪水不可抑制地流淌下来

我坐在酒店临窗的位子上,钟子明离约好的时间已迟到了20分钟。我把目光毫无目的地投向窗外。自从失恋后,单位上已有几个男同事约过我一起吃饭。我并不是个拘谨的女子,握着电话吃吃地笑:吃饭喝茶多俗,有无新的节目呀?待双方一愣的空当,我已“啪”地扣掉了电话。但每次扣掉之后,我都很长时间支着头,像是要恢复元气。我感到自己变脆弱了,不堪一击。

答应钟子明算不算意外?我没有去想。钟子明的妻子出国了,他也就成了“孤家寡人”。但男人是不愁寂寞的,尤其钟子明,仕途坦荡,前程似锦。

想着这些的时候,钟子明的车刚好进了我的视线。泊车,关门,步履洒脱。钟子明笑容可掬礼貌周到地道歉。我笑,端了酒杯,说:钟处,来晚了,罚一杯?

两个小时的谈笑风生,看似交谈甚欢推心置腹,然而只是看似罢了。成年男女多是太极高手,你来我往却不易触摸到真心。

很自然的,钟子明送我回家。我并没醉,但我喜欢将胳膊搭在钟子明肩上的那种亲密感觉。在门口时我半醉半醒地说,你不会趁火打劫欺侮小女子我吧?不会。钟子明说。但一进屋,钟子明就拥住了我,说你终于属于我了。我不躲亦不回应,只是笑着,仰了脸说陪我跳段舞好不好?

很快,一段《梁祝》弥漫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钟子明忽然说,我有多久没好好看你了?我笑:我让你心疼了?

待我柔弱无骨的双手搭过去时,钟子明就顺势拥住了我。两人随着音乐慢慢摇晃着。当我的头抵在钟子明的胸前时,泪水就不可抑制地流淌下来。只渴望这音乐永远不要停下来,永远。

陷进一场自以为是的爱情里

半年后,钟子明与妻子离婚了,不是我的原因。这一消息,曾让我激动了许久,我想我们也许可以开始一段新生活了,但钟子明却没有提过我们结婚的事,有时我一提及,他就言辞闪烁,极力避开。

日子不动声色地滑过去,钟子明有时会直接去我那儿,有时会打电话让我过去。我淡淡地笑着,不冷不热,但内心是有期待的。

钟子明还是老样子,工作就不用说了,果断、有魄力、游刃有余。工作之外的他有时像个孩子,有时会大方地拉了我的手去唱《滚滚红尘》,唱完了又缠着我跳慢四。同事们开我俩玩笑时,钟子明就故意拥得更近些,轻轻地说,宝贝儿,我爱你。我微笑,说我耳背,大声点好吗?但钟子明只能于人前给我这么大的声音。

我是想过婚姻的。但钟子明从未公开过我们的关系,甚至从未有过一句承诺。我问自己,阳光什么时候才会出来?其实阳光天天有,只是抛弃了我。但我自己却已陷了进去,女人总是那么容易陷进一场自以为是的爱情里。

星期天,我会赶到钟子明那里给他烧菜、煲汤,打扫卫生。钟子明若无应酬,他会像个撒娇的小丈夫赖在床上,深情地看着我。我慢慢抚着他额前的头发。这样的对望我是感动的,却短暂。但起床后的钟子明却喜欢与烟、啤酒和沉默相伴。坐在沙发上,搂了我的肩,面无表情地说,老婆,陪老公看看电视。我看着他冷峻的侧面,想说什么,终究没说。

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切会戛然而止,我非常害怕那种结局,男人随便给个理由,一声不响地走掉,然后成为陌路。一个星期前,钟子明在电话里说局长马上要离任,等正处提起来,就轮到我们这些副的了,所以总要活动活动。停了停又补充说关键时刻别出什么差错,最近尽量少接触行不行?怎么会不行呢?我想,所谓情人只是一个伴儿而已,陪自己多久只由缘而定。再在走廊里与钟子明相遇,我会主动装作没看见或绕开。30岁的女人已知进退。

1 2

页面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