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正文

古庙迷魂记

来源:网络     226 views
 西蒙山区有一个落山村,这里与其他地区相比,真可谓天渊之隔,地广人稀。每逢午后,
西蒙山就将落山村,微微笼上一幕阴影,太阳也是无奈,继续向西移落,故事就从这儿开始了。
在这村西边山脚下,有一座奇特的古庙,它成正方形,建筑面积约一百平方米。整个庙宇全部是由大石块砌起来的,墙壁很厚,大门朝东,南北两侧墙壁上,各有一个很高的小通风口,庙顶上有陡峭的屋脊。从地面到古庙顶部,足有二十米高。这个古庙由于年久失修,
又无人看管,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:房顶长满了杂草,墙壁上长出了绿苔,两扇大木门上的铁皮也早已生锈破卷,周围一片荒凉,远远望去,它就象一座孤坟,依卧在山边。
在离这个古庙不远处,住着一个名叫桑鸣的老汉,老伴早已去世,无儿无女孤单一人,日子过得很艰苦。
这天下午,桑鸣老汉从山上坎柴回来,当他从古庙前路过的时候,忽然脚步停了下来,因为听得庙里有异常动静,老汉好奇地走上台阶,来到庙门前,仔细听着:唰唰―――唰。
老汉一愣,他抬手用力推动了一下大门,吱的一声,两扇门之间错开了一条缝,他扒着门缝往里看,可是里面黑咕隆咚的,什麽也看不见。老汉心想:这奇怪的唰唰声,是从什麽地方
发出的呢?他怀着疑惑不解的心情回家了。
桑老汉回到家后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第二天一早,他便把此事告诉了村里一个叫吴孙的老太婆,人称吴孙婆,此人非常迷信,她对桑鸣老汉说:这一定是天神下凡隐居在庙里,
必须上贡,否则凶多吉少。桑鸣老汉听后吓了一跳,忙问:你说该怎麽办。吴孙婆神秘地对他耳语了几句。老汉听后觉着很别扭,但他还是按照吴孙婆说的去做了。他回到家后,赶紧
杀了一只鸡,做好后放在盘中,悄悄地送到了那个古庙里。按吴孙婆所说,要连续三天如此
才能免灾。桑鸣老汉做完这些,心中感觉踏实了许多。
次日,桑鸣老汉到庙里再次上贡时,他惊奇地发现,昨天送的贡品不见了,他很纳闷,但又无法做出解释。他把贡品放好,小心退到门口,当他疑虑重重地走出庙门时,迎面看到
了本村民办小学教师安卯,安卯见桑鸣老汉神色异常,就走过来关心地问:老伯,你到这儿
来干嘛?。桑鸣老汉见已无法隐瞒,就把事情告诉了安卯。安卯老师听后劝导他,不要信神
信鬼地,那样迟早会吃苦头的。说完,安卯老师急忙上课去了。
这天傍晚,天空乌云密布,忽然刮起了大风,桑鸣老汉正独自一人呆在屋里沉思,忽听
得有敲门声,他以为是自己的行为感动了天神,所以急忙过去开门,但定睛一看,门外站的
是一个陌生男子,这人年龄在20岁左右,手里拎着个小包袱,看样子不像是本地人。老汉正
在猜疑,对方开口了:老伯,我是出远门从这儿路过,看天黑了下来,又刮起了大风,看样
子要下大雨了,想求你让我在你家留宿一夜,我给你钱,你看行吗?老汉一听,是个外乡人,
急忙摇头道:“这可不行,我只有这一处房住,而且家中还有一个女儿,很不方便,你还是
另找别处人家去住吧。”外乡人说,我只住这一夜,随便哪儿都可以。老汉说:对不起,实
在是不行,说完就关上了门。外乡人看看天色已晚,又刮着大风,赶路是不行了,于是就朝
村里走去。
夜晚,果然下起了大雨,狂风暴雨持续了一整夜,到第二天早晨,才慢慢地停了下来。
安卯老师准备到学校去看看,他刚一出门,一个神色慌张的人拦住了他,请求他帮忙。此人,
正是昨晚来的那个外乡人。
原来,昨晚外乡人离开老汉后,来到村里,仍没有找到留宿的人家。夜晚下起了大雨,
一个村民告诉他说,村西边有一座古庙,里面是空的,问他敢不敢去住。外乡人说:天下这
麽大雨,还有什麽不敢住呀,于是就去了。
外乡人走进了那座破旧的古庙,他关上门,靠着墙跟儿坐在小包袱上,由于身体的疲惫,
他开始慢慢地睡着了。不知是什麽时候,他忽然被一种异常声音惊醒,此时周围一片漆黑,
什麽也看不见。这是什麽声音?他心中纳闷,睁着两眼仔细地听着,唰――唰――,声音还
挺大。听着听着,这可怕的刷刷声好像是从墙上下来了一样,吓得他,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古
庙,慌乱中把包袱丢在了里面,他没有勇气再走进那座可怕的古庙,在外面一直等到了天亮。安卯听了外乡人的叙述后,看到他十分胆却的样子,就对他说道:你怕什麽呀?夜里刮
风下雨,免不了这儿响哪儿响地,你赶紧去拿你的包袱赶路吧,我还有急事呢,说完就要走,
外乡人一见,急忙拦住他。可是说什麽,外乡人也不敢再去那个古庙里了。无奈,安卯老师
便和他一起,来到了村西边的古庙前,安卯走上门前侧耳听了听,果然里面有动静,是人!
这个念头在安卯心中刚一闪现,门就被他一脚蹬开了,是谁在里面?他大声说着,一步迈了
进去。
进到庙里,安卯老师定睛一看,不由愣住了,只见桑鸣老汉一个人蹲在墙边,正要解开,
外乡人丢下的那个小包袱。老伯,你在干吗?安卯问。桑鸣老汉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惊呆了,
他站起身来呆呆地望着安卯,不知如何是好。安卯进一步追问,才知道,桑鸣老汉一大早,
又到庙里来上贡,一转脸看到墙跟儿放着一个小包袱,他以为这是天神留给他的赏赐,刚才
正要打开看个究竟呢。安卯听罢,再次告诫他不要迷信神鬼,免得闹出笑话来。桑鸣老汉听
后,无言可答,默默地走了。安卯老师拣起那个小包袱交给外乡人,外乡人谢过安卯之后,
便急匆匆地离去。
他们走后,安卯老师也觉得此事有点奇怪,他又走进庙里,细细地观察了一会儿,庙里
只有两根黑觑觑地顶梁柱,和一个香台,没有发现什麽可疑迹象,他摇了摇头,急忙朝学校
走去。
下午上课的时候,安卯老师见有几个同学,在悄悄地议论古庙、唰唰声,神秘极了。这
使得他心情十分焦急。放学后安卯老师回到家里,他心想:这古庙里奇怪地唰唰声是怎麽回
事儿呢?是他们的幻觉,还是有人在搞鬼?。现在,此事已不能否认了,而且开始影响一些
学生听课了,这样发展下去,肯定会干扰更多的同学学习,这可不行,今晚我一定要去古庙
里,会会这个所谓的天神。
到了晚上,安卯找出一只手电筒来,他打亮试了一下,然后又从门后拿起一把钢叉,这
是撬石头用地,叉柄有很大的韧性。他又冷静地想了一下,然后毅然走出家门,朝着村西边
那座破旧的古庙走去。
安卯独自一人来到了村西边的古庙前,他停下来,此时,天色十分暗淡,微风吹得古庙
顶上的杂草,发出沙沙地声音。他看看周围,没有一个人影,于是走到庙门前,轻轻地推开
了庙门。他迈了进去,又把庙门关好,然后打开手电四下照了照,又到香台后面察看了一下,
没有发现什麽,他蹲在香台后面隐蔽起来,关闭了手电筒,古庙里立刻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。

古庙里寂静的很,安卯躲在香台后,注意倾听着。几个小时过去了,他没有听到任何异
常声响,安卯心想:桑鸣老汉和那个外乡人听到的奇怪声音,有可能是在某种特定环境下的
自然声响,如果是那样,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。想到这儿,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挺荒唐,于
是轻轻地动了动麻木的双腿,准备离去。他刚要站起身来,隐约听得古庙顶上有动静,安卯
老师的心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,他紧握钢叉继续听着,果然是唰唰的声音,这声音忽大忽小,
飘然不定,安卯感觉象是摩擦发出的声音,片刻之后,果然像外乡人所说那样,声音好像从北面墙上下来了。此是安卯猛然站起身来,他急忙打手电,糟糕,手电接触不良,没有打着,急得他在手上用力磕了两下,瞬间手电发出一道亮光,他一抬手向北面墙壁照去,安卯还没看到墙壁,却看到一只张着的大嘴,从顶梁柱上猛地向他袭来,他迅速躲开了,当那张大嘴再次冲向他时,他举起钢叉,用力向大嘴刺去,噗地一声,钢叉正中那只张开的大嘴,一股强大的猛劲带着钢叉,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,地上的家伙在疯狂挣扎,弄得尘土飞扬,看不
清是啥。安卯用手电光顺着晃动地钢叉,向后照着,这时他才看清,这竟然是一条四米多长
的大蟒蛇,它的头部已被钢叉贯通,不断地流着血,但粗长的身躯还在扭动不停。安卯用手
电朝顶上照去,在顶梁柱旁的木板顶棚上,有一处破口,蟒蛇就是从那儿钻出来的。安卯看
着地上刚刚死去的大蟒蛇,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谁也不知道这条蟒蛇是什麽时候,钻到古庙里来的,他爬到古庙顶部的夹层里,把那儿
当成了它的家。(完)

页面载入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