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正文

总和妻子在野外爱爱的痛楚

来源:网络     812 views

我今年32岁,妻子阿芳是大学同学,我们结婚已经8年,婚后由于我一直忙于深造读博士,所以迟迟没有要小孩。

追求阿芳的过程是漫长的,她很矜持,而且羞涩,总是刻意与我保持着距离,就像一团迷幻的影子,若即若离。直到大四那年的冬天,空气 里已经有了离别的气息。阿芳的生日是在二月末。那一年北方下了很大很大的雪,我一大早起来,步行三公里,在远郊的花坊为阿芳买了一大束她最喜欢的法国铃 兰。当我冒着大雪,捧着花站在阿芳宿舍门口时,她的眼睛湿润了,我顾不得来来往往的人群,把她轻轻拥进怀里,这一次,她没有挣脱。我们的爱情成为校园里浪 漫的传说。

到了初夏,我考取了南方一所高校的研究生,而阿芳的父母执意要她回家乡。分别的痛苦令我们倍加缠绵,除了上课,我几乎整日与阿芳在 一起,流着泪,伤感着。有一晚,在教学楼后面的树林里,我拥着阿芳,深情地吻她,发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。阿芳顺从地蜷缩在我的怀里,她的身体暖暖的、软软 的,不知不觉间,我的手伸进她的衣衫,她没有反抗,默默地任由我抚摩她细润的肌肤。我颤抖着,慢慢触及她的胸口,那丰满的乳房骤然使我冲动得无法自抑。我 整个人像被火焰炙烤着,不管不顾地褪下了阿芳的裙子,我们就这样靠着一棵古老的大树,仓促潦草地完成了人生中最庄严的仪式。

那以后,事情一发不可收拾,整个夏天,在夜晚的树林,无人的操场,甚至晚自习结束后空荡荡的教学楼转角,我们为激情所驱使,一次次 冲撞着彼此的身体。因为慌乱,我们没有前戏没有抚摩,只是最关键部位的接触,往往不到一分钟就完结了。但很奇怪,在掀起阿芳裙子的时刻,她似乎很快就冲动 起来了,脸色红润,极力压抑着呻吟,有时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达到了高潮。

毕业后阿芳回到了家乡,在父母执教的中学教书,而我孤身前往南方读研。我们之间书信绵绵,尽诉相思之苦。每逢假期,我赶往阿芳的家 乡与她团聚。那时阿芳的父母对于我们的亲事尚不赞同,他们希望阿芳在本地找一个伴侣,平稳地生活下去。于是我们不得不隐忍压抑着我们的爱情。阿芳住在父母 家里,我则暂居小旅馆,四人一个房间。每当阿芳的父母外出,她就打电话给我,我一头大汗跑到她家,一见面我们就不顾一切地抱在一起。有时实在忍不住了,又 没有合适的场所,我们就趁着夜色跑到阿芳学校废弃的仓库旁边,解决生理之苦。那地方污秽不堪,但我们同样陶醉和满足。

好不容易熬到读完研,我留在了南方的科研单位,同时继续攻读博士。单位分了一间单身宿舍给我。阿芳的父母见我们情坚意深,不得不答 应她辞职南下,经过数年的分别,我们终于得以相聚。那年七月,我们结了婚,新房就是我的单身宿舍,简陋,却很温馨。新婚之夜,阿芳沐浴后躺在床上,月光静 静地照着她洁白的身体,我温柔地抚摩着她,前所未有的温柔,我渴望着有一次从容的、舒缓的性爱,再不是偷偷摸摸、匆匆忙忙的了。

1 2

页面载入中...